鬼泣双子/AD钙奶/常年互攻不拆/脑洞清奇/守序邪恶

Meaculpa

去年糊的图,又翻出来画了一下,草稿看起来比较爽所以就这样了(你)是黑光原型体受试现场,隔离舱内抑制黑光变形,无法掌控躯体病毒形态不稳定。 

     前几天回小学时的住所时从积灰的箱子里翻出来的Dragon Nest fanbook,好怀念啊,一晃都这么多年了。是我人生中买的第一本和第二本同人志了,那时候刚刚接触到电绘没多久吧,图一这本插图志真是让我感觉新世界在眼前铺开了…“太了不起了,参本简直是世界上最了不起最幸福的事情之一!有生之年我可以参与合志吗,要是我也这么厉害就好了!”对当时的艳羡之情真的印象深刻,并且似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受到了来自这种目标的极大鼓舞…非常努力地希望能画得更好。后来上了初中没有时间玩游戏了,唯一的娱乐只剩下画画,虽然龙基谷已经基本没时间上线,但是不想...

永远保持旺盛创作力的人真的太厉害了,也许会有什么良性循环吧:画图创作→实现自我激励→热情勃发→画图创作,诞生出一系列高质量作品。

像我这种恶性循环则是:画图创作→自我厌弃→热情消减→试图自救接着画图→自我厌弃。循环到一定次数估计就彻底画不动了……既没风格也没技术,看到自己就头痛。


跟基友聊天的时候摸的铅笔双飞组,电脑涂了一下色…

双飞真好玩!!!(大声)

【没错我就是那个shift一键弃奶自杀的陆行法鸡(被打)

     我真的觉得对原创充满热情并不断投入精力的作者才华横溢充满魄力,非常了不起。我从小学四年级到现在全部都在乱涂乱写无意义的低质同人,我只对搞同人有热情,太可悲了。非要说自己去创造世界、角色和故事之类的,我既瞧不起自己也没什么兴趣。我喜欢看大家基于一个我感兴趣的作品衍生出来的各种创作,严谨地贴近原作也好、扯远到天涯海角也好,跟我的想法完全相反也好、相似也好,几乎怎样的都能看,无非是感情倾向会有区别罢了。


     但是一旦把自己为了逃避自我怀疑和负面情绪而常年刻意忽略的问题从泥潭底部打捞起...

给小病毒的生日贺图,Alex生日快乐啊!!今年也(在楼顶)跟Des一起过! 

去年画的贺图似乎是被出柜现场……(不)今年是被祝生日快乐反倒突然丧气suo不出话的病毒!(太难搞了吧喂)

【虐杀原形1发售这么快都要是十年前的事了……说起来Alex的生日日期就在发售后一个月啊:D】 

     反正只要没有阉过的角色都是可以拿来下蛋的……但丁和维吉尔一人生一个足球队都没关系,一人生一个村子都没关系,一次生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七个八个九个十个一百个都没关系,一人跟各种物种生出各个庞大新种族那么多的孩子开天辟地创世纪都可以。子子孙孙无穷匮也,那往后多少年的续作剧情都有了呢,简直太妙了,以后组成什么斯巴达千万人军团踏平魔界也是轻而易举呀。
     可能说着“幸亏留了种”的人觉得“延续血统”很重要,而我觉得他们也就完全不理解末裔的浪漫。但是所有人都能理解的是官方赚钱的浪漫,所以无论如...

高一的时候课间画在纸片背面的维叽兔,前几天翻出来涂了下颜色。现在都没怎么忙里偷闲地画过这种小图了,有点想念高中了哎……(好想艹兔吉(快停止你的危险发言)

     一些漫无边际又莫名其妙的感慨。

     痛苦的重大根源之一是跟别人交流的欲望,无论是用语言、文字还是用图画交流的欲望。我由于自己的原因制造了传递特定信息的东西,声音、字符或者图画的笔触,图画,如果光说图画,大多数时候我想跟别的人分享是让我快乐的东西,不管我在传递包含何种情绪的内容,我创造它们的时候是快乐的,虽然这种快乐通常被掩盖在画图过程中无论如何也无法画好的痛苦挣扎之下,即使是完成的瞬间也并不会猛然间诞生多少满足和幸福。...


为了不继续难过,我想了一下自己为什么难过。情绪处在深渊两天,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写完发现自己的难过并没有得到缓解,巨大的不适感也丝毫没有减轻。 


© Meaculp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