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泣双子/AD钙奶/常年互攻/cp洁癖晚期/脑洞清奇/守序邪恶

Meaculpa

     我真的觉得对原创充满热情并不断投入精力的作者才华横溢充满魄力,非常了不起。我从小学四年级到现在全部都在乱涂乱写无意义的低质同人,我只对搞同人有热情,太可悲了。非要说自己去创造世界、角色和故事之类的,我既瞧不起自己也没什么兴趣。我喜欢看大家基于一个我感兴趣的作品衍生出来的各种创作,严谨地贴近原作也好、扯远到天涯海角也好,跟我的想法完全相反也好、相似也好,几乎怎样的都能看,无非是感情倾向会有区别罢了。


     但是一旦把自己为了逃避自我怀疑和负面情绪而常年刻意忽略的问题从泥潭底部打捞起...

给小病毒的生日贺图,Alex生日快乐啊!!今年也(在楼顶)跟Des一起过! 

去年画的贺图似乎是被出柜现场……(不)今年是被祝生日快乐反倒突然丧气suo不出话的病毒!(太难搞了吧喂)

【虐杀原形1发售这么快都要是十年前的事了……说起来Alex的生日日期就在发售后一个月啊:D】 

     反正只要没有阉过的角色都是可以拿来下蛋的……但丁和维吉尔一人生一个足球队都没关系,一人生一个村子都没关系,一次生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七个八个九个十个一百个都没关系,一人跟各种物种生出各个庞大新种族那么多的孩子开天辟地创世纪都可以。子子孙孙无穷匮也,那往后多少年的续作剧情都有了呢,简直太妙了,以后组成什么斯巴达千万人军团踏平魔界也是轻而易举呀。
     可能说着“幸亏留了种”的人觉得“延续血统”很重要,而我觉得他们也就完全不理解末裔的浪漫。但是所有人都能理解的是官方赚钱的浪漫,所以无论如...

高一的时候课间画在纸片背面的维叽兔,前几天翻出来涂了下颜色。现在都没怎么忙里偷闲地画过这种小图了,有点想念高中了哎……(好想艹兔吉(快停止你的危险发言)

     一些漫无边际又莫名其妙的感慨。

     痛苦的重大根源之一是跟别人交流的欲望,无论是用语言、文字还是用图画交流的欲望。我由于自己的原因制造了传递特定信息的东西,声音、字符或者图画的笔触,图画,如果光说图画,大多数时候我想跟别的人分享是让我快乐的东西,不管我在传递包含何种情绪的内容,我创造它们的时候是快乐的,虽然这种快乐通常被掩盖在画图过程中无论如何也无法画好的痛苦挣扎之下,即使是完成的瞬间也并不会猛然间诞生多少满足和幸福。...


为了不继续难过,我想了一下自己为什么难过。情绪处在深渊两天,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写完发现自己的难过并没有得到缓解,巨大的不适感也丝毫没有减轻。 


鬼泣五居然真出了啊。看了预告,嗯行吧,告辞,我洗洗睡了。

Dante

(图二三意义不明突发卖萌(并不x)

【实力混更(不)最近沉迷看MMD,想放假的时候把双子绑骨了跳舞,啊,真是叫人期待啊(醒醒吧活不过期末的)】

Nameless Twins and the Travel-stained Doctor

【是送给浦泽老师的,展会结束了可以发出来了ORZ……之前手快直接发过一次(智熄)】


搞什么啊这单亲爸爸跟捡来以后含辛茹苦带大的双胞胎幸福合影一样的画面!!!其实我私心还是很想看单亲爸爸天马照顾他俩的!人生都被这俩孩子改变了!!(无误)

是群里基友们的AD水仙钙(?)《月球》paro脑洞,被期末压榨的我画得非常潦草ORZ十分歉疚……剧情设定复杂且跟两个原作及电影都有关系,感兴趣的旁友可以点开聊天记录浏览。

(大家又脑出了十万字长篇,妙啊)(水仙爱好者不容错过的科幻电影)

简单说一下,图一:AI其实就是由Desmond的意识数据构建的,但是博士并不知道,就像他不知道自己只是被Gentek留在月球做着永无止境的病毒研究的Alex克隆体。 

图二:病毒和博士的科研相处(?)一只炸毛受试对象难逃被科研员压榨(什么)


最后博士被留在月球上了吧,怀着揭开真相后新的希望死去也未尝不比被欺骗着度过短暂的三年生命幸福啊。

© Meaculp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