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泣双子/AD钙奶/常年互攻不拆/守序邪恶

Meaculpa

     一些漫无边际又莫名其妙的感慨。

     痛苦的重大根源之一是跟别人交流的欲望,无论是用语言、文字还是用图画交流的欲望。我由于自己的原因制造了传递特定信息的东西,声音、字符或者图画的笔触,图画,如果光说图画,大多数时候我想跟别的人分享是让我快乐的东西,不管我在传递包含何种情绪的内容,我创造它们的时候是快乐的,虽然这种快乐通常被掩盖在画图过程中无论如何也无法画好的痛苦挣扎之下,即使是完成的瞬间也并不会猛然间诞生多少满足和幸福。

     每一幅图,它们被创造出来是因为我认定它们的诞生会让我快乐,那这样的快乐成分是什么呢?据上面所述,就已经至少包含了两种原因。追溯根源,我到底是因为我创造了它们而快乐还是因为能够分享它们快乐?它们各自的占比又是怎样浮动的呢?如果不能够分享它们的话,我的快乐会怎样减少?我创造它们获得的快乐能够正常地独立存在吗?我的动机会被怎样削减呢,我的动力会被如何如何削弱呢?那么,失去与有着同样或类似爱好的人交流的机会,我伤心的程度又是怎么与跟别人分享的欲望成正比的呢?我可不可以做到阉割掉这一部分的我的心呢?这么说很奇怪,因为我的绝大部分画从来没有拿给其他人看过,可我快活地望着一点也不美丽的它们,每一次都心想:总有一天会跟别的人见面的,不管有几人,你们代替我去说我想要说的话吧,你们代替我去讲我想要讲的故事吧。

     如果不能这样做的话,我会非常难过。可是我不是为自己而画画的吗,它们被创造出来的初衷难道不是我的私心吗,它们不本该是因为我才存在的吗。我太软弱无能了,为交流的欲望得到满足而欣喜,为什么都不传达而难过,根本没法独自活着。我非常恨这样的自己。

评论
热度(6)

© Meaculp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