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泣双子/AD钙奶/常年互攻不拆/脑洞清奇/守序邪恶

Meaculpa



     前几天回小学时的住所时从积灰的箱子里翻出来的Dragon Nest fanbook,好怀念啊,一晃都这么多年了。是我人生中买的第一本和第二本同人志了,那时候刚刚接触到电绘没多久吧,图一这本插图志真是让我感觉新世界在眼前铺开了…“太了不起了,参本简直是世界上最了不起最幸福的事情之一!有生之年我可以参与合志吗,要是我也这么厉害就好了!”对当时的艳羡之情真的印象深刻,并且似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受到了来自这种目标的极大鼓舞…非常努力地希望能画得更好。后来上了初中没有时间玩游戏了,唯一的娱乐只剩下画画,虽然龙基谷已经基本没时间上线,但是不想就这么放弃,所以又画了大概一年的龙基谷同人,最终还是渐渐地淡了,对这个游戏的各种角色和故事也慢慢忘记了,“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像厉害的作者们一样强,这样我就可以参加合志了”的念头也不知消失在哪一天。其实说得上特别喜欢的作品我爬墙都是按几年来算的,我的人生阶段是可以用墙头来划分的,突然好伤感。

     几个月前,我时隔六七年地又登陆了龙之谷试图找回童年的感觉(旧号早被删了我购买账号登的)发现怀旧的行为真的只是徒劳,再也没有那时候的心境了,那种一点点练级学新技能、收集材料锻造装备的耐心已经没有了,认真地阅读每一个主线支线任务的文字内容,细致地了解全部剧情和角色,对所有槽点和梗一清二楚、全情投入到世界观中去的热情之心也消失了,已经没有兴趣去了解我离开这游戏以后发生的所有剧情,完全从故事中被剥离着地玩玩竞技场pvp和天梯赛,仅此而已了,像过去一样的热爱又从何而来呢。

     小的时候,凌晨家人都没醒时蹑手蹑脚地打开电脑登录游戏,窗外寂静的夜幕里有昆虫的鸣叫和赶早班人的脚步声,晨曦的亮光逐渐照在我的机箱上,太阳从地平线上缓缓攀升,运输矿物的铁道上飞驰而过的火车震耳欲聋的轰鸣会让我连耳机里的游戏音效都听不见,以前在pvp时我对这噪音的干扰非常厌恶,可如今我也没机会再听那些矿车从轨道上驶过的笨重声音了;曾经接纳着朝阳和晨风的窗口里可以看见低矮的山峦和葱茏的树木,如今目光可及处也只有密密麻麻的楼盘,我更是很多年再没回去过了。那时候贴吧还很流行,在一个小小的贴吧里跟大家交流龙基谷相关、分享同人,虽然那时候的产出又烂又低龄,想法也很幼稚,但是每次一想到我能往吧里发点什么就很开心,看大家的新帖也很快乐。有两次试着参加官方的时装设计活动最后都没赶上,只有发到吧里的半成品;给吧刊画封面,但是因为画得太慢直到吧刊制作完成都没画完……

     是游戏变了吗,确实变了很多而且这游戏由于官方运营不当等原因早已凉得彻底;但游戏里的很多东西其实又没变,我再没玩过打击感和流畅度超过龙之谷的ARPG了,不管是美术风格、游戏音乐还是世界观和剧情角色都令人印象深刻,在我眼里这就是动作类网游到目前为止的全球第一,直到现在我都觉得这游戏打架真是爽爆了。而我回不到小时候了,无法溯回的是时间,变的是我啊。

评论(2)
热度(6)

© Meaculpa | Powered by LOFTER